安徽快3(自由的百科)|安徽快378期开奖结果|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190章 夜探寡...元武村

作者:雪落君更新时间:
    玉京山下有一个村镇,村子的名字叫做元武村。

    名义上是村,实际规模比之一般的小镇还要大上一些。

    一条河自元武村中间南北而过,将村子分做了东西两半,合上以桥梁连通,使河东河西各自独立又浑?#28784;?#20307;。

    整个村子的原住民?#21152;?#19968;个统一的姓氏——武。

    但这个所有村民全都姓武的村子,名字却叫做元武村,且一直沿用了千百年,从未改变过。

    元武村中的村民们很是团结,友爱互助,村东村西虽然?#28784;?#26465;长河分割,两边却依然亲如一家。

    甚至就连选村长,都遵循着一个沿用了不知多少年的规矩——上一任村长出自河东的话,下一任村长就一定会在河西选出,且每一任村长的再忍时间最多是三十年。

    甚至因此在元武村中还流传开来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唯一让周易有些遗憾的是后面没人给加上一句莫欺少年穷。

    当然,这不是重点。

    这些东西,在苏姑娘第一?#26410;?#21608;易下山的时候也都给他介绍过。

    重点的是...当初苏姑娘也曾经说过。

    在很久很久以前,元武村中是存在着第二个姓氏的。

    整个元武村,以元氏和武氏两个氏族构成。

    一个住在河东、一个住在河西,共同组成一个村落,彼此守望相助,团结有爱。

    两个氏族这般生活了不知多少年,某一天...似乎一夜之间,整个元氏氏族就?#21069;閫回?#30340;从村子里消失不见了,村子里再没剩下一个姓元的的人,整个元武村只剩下了武这个唯一的姓氏。

    对此,许多知情的人曾有过许许多多的猜测。

    有人说是两个氏族彼此不和,在日常中不断摩擦,不断的积攒恩怨,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

    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元武村的武氏一族选择了对元氏一族下手。

    下手的结果,就是整个元氏一族再没有剩下一个活口,老人小孩、男人女人,全部被灭了口。

    也有人说,元武村中的元氏一族发现了更好的居住?#20800;?#33719;得了极大的机缘。

    隐瞒了武氏一族不让他们之情,偷偷暗中?#34987;?#22312;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37027;?#30340;从元武村撤离。

    独自霸占了机缘,举族搬迁到了另一处地界。

    更有人说,是武氏一族发现了某些机缘,结果被元氏一族的?#35828;?#30693;。

    为此,元氏一族?#34987;?#20102;许久,终于在某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选择了对武氏一族下手。

    结果武氏一族早有防范,反杀了元氏一族,导致了偌大一个村子只剩下了武氏,元氏彻底的除名。

    其中种种,各有分说,谁也说服不了谁,谁也给不出一个真正具体的答案。

    甚至,早些年有对这事感兴趣的还或明或暗的扫听过、探查过。

    只是?#20999;?#20154;要么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要么就因为种种不为人知的原因放弃了好奇的念头不再调查。

    只是...无论是哪一种说法,无论是还有没有?#35828;?#26597;。

    从那种种的风言风语中,周易却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或者说一个很关键的词汇——夜黑风高的夜晚。

    无论是哪一个版本,哪一个猜测中,?#21152;?#30528;这么一个叙述。

    似乎每一种猜测,都可以肯定元氏一族的消失是在一个夜黑风高,不见星月的夜晚。

    月黑?#27604;?#22812;,风高放火时。

    基于这种常规的认知,周易觉得如果只是某个人的猜测的话,夜黑风高这个词似乎并不值得去注意。

    但那么多版本的传说,那么多版本的故事,每一个故事中?#21152;姓?#20040;一个词。

    每一个版本的故事之中,元氏一族都消失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这里面,似乎就总觉得有些东西值得耐?#25628;?#21619;。

    听了苏姑娘的话,周易对这事暗暗提起了关注。

    接下来,周?#33258;?#29577;京山过了几天平静的生活。

    而山下的元武村,也并没有出现什么乱子。

    更没有像他们之前猜测的那样寻仇之类的情况发生。

    抽空去溜达了两次,也没发现有什?#27425;?#39064;之后,周易就渐渐把这件事给放了下来,没再刻意的过多的关注。

    直到...

    五天后。

    这一日天色阴沉,月黑风高,大雨似乎随时可能降临。

    吃过了久违的吴妈给精心准备的?#20849;耍?#21608;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盘膝坐在床上观察着自己的修炼状况。

    此时丹田之中一轮圆月升空,圆月之畔,九道月轮交相辉?#24120;?#23558;整个混沌丹田映出了皎洁月光。

    朦朦胧胧间,丹田之中星光点点,多彩?#22836;住?br />
    九道月轮的出现,已经象征着周易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照月境的巅峰。

    只是,经验丹的辅助修炼效果没有丝毫的减缓,让周?#23383;?#36947;自己照月境的修为距离真正的?#29468;?#36824;差的很远很远。

    因而也就没有急着下一步的动作,准备先观察观察看看九道月轮之后会出现什么新的幺蛾子。

    正观察着丹田中一轮朦胧虚幻的月亮。

    看着看着,周易感觉脑中有灵光一闪,心血来潮,七个字福至心灵般在心头浮现——月黑风高的夜晚。

    快速的收回灵识,抬眼往窗外看去。

    黑夜静谧,不见星月,狂风骤起,暴雨将临。

    挑了挑眉,周易收敛了自身气息,从记忆中搜索出来一个潜行的小手段。

    灵力运转,身体渐渐变得彷如虚幻,终至肉眼不可见。

    敛息玉佩更是将所有的气血、灵力精神波动都给遮掩。

    如果不是能够感受到身体的存在,周易自己都看不出自己所在的地方有个人。

    做好了准备,人向着山?#24405;?#25504;而去。

    玉京山下,元武村。

    不知是不是暴风雨将临的原因,整个元武村一片黑暗,安静的有些吓人,仿佛一座空荡荡的鬼村。

    轻踩着步子走在村里的?#20540;?#19978;,这?#20540;?#27809;有了白日里的喧嚣,安静下来竟然给人几分阴冷刺骨的感觉。

    沿着一条街走了许久,沿途没有见到半道身影,也没有听到一点声音,甚至家?#19968;?#25143;,连一个还在掌灯的都没?#23567;?br />
    周易心中的疑惑终是越来越盛,忍不住跳到了身边一座房子的房顶。

    心中有怀疑,又不敢轻动灵识去探查。

    周易小心翼翼的掀开房顶上一片砖瓦,尽量的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当一片砖瓦被掀开,透过那被掀开的小孔低头向下看去,周易忍不住微微的一愣。

    这下面的房间中竟然空无一人。

    已是深夜,原本应该睡在床上的主人竟是不知去向。

    微微皱眉,周易跳到另一间房子的房顶,轻轻的掀开瓦片。

    探头看去,里面依然不见半个身影,似乎这房子的主人不需要睡觉一般,在这深夜里竟是不知所踪。

    眉?#20998;?#30340;更紧,接连又探查了身边的几间房子。

    终于,当掀开第六间房间的瓦片时,周?#23376;?#26377;了新的发现。

    瓦片刚被掀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扑面而来。

    低头望去,周易就见到一个中年妇?#25628;?#30555;大睁着躺在床上,脖子上一道长长的伤口直接切开?#25628;?#31649;动脉。

    鲜血染红了床单,滴洒了一?#20800;?#20154;...竟是早已死了多时。

    终于见到一个人了,但确是个死人。

    这...又是怎么回事?

    皱着眉头继续探查,又接连探查了几个房间之后,周?#33258;?#27425;发现了两具尸体。

    皆是被割开了动脉,任?#19978;?#34880;流?#21097;?#22312;对生命流逝的恐惧中死去。

    而且这几具尸体?#21152;?#19968;个共同点——都是女性,且都是成年女性。

    这...

    看上去像是一场?#20934;潰?#19968;场以人命、以鲜血为祭品的?#20934;饋?br />
    只是,要说是?#20934;潰?#36825;几具尸体除了都是成年女性之外,除了死法相同外,在死亡的位置方面又看上去似没有什么关联。

    至少不像是他所知道的祭祀?#21069;?#26500;成了某?#32456;?#27861;、某种特定的条件。

    所以,明明死法像是被当做了祭品,却又并没有被用作祭品处理。

    对此,周易更是感到疑惑。

    接着探查。

    一?#21335;?#30340;时间后,周易接连发现了三十七具尸体。

    其中三十六具都是成年女性,而三十七具尸体之中,竟然有着唯一的一具成年男?#32536;?#23608;体。

    这一发现,让周易更加的疑惑。

    如果说之前还可以说都是成年女性这也是一个关联点的话,那这乱入进来的一个男人,就又将这一共同点给打破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些尸体之间除了死法之外又有什么共通之处?#20800;?br />
    紧皱着眉头继续探查,当周易探查到了一间客栈的时候,见到客栈中的画面,整个人勃然变色。

    那挺大的一间客栈中,已是尸山血海。

    上百住客无一例外的惨死在自己的创伤,有些尸体脸上的表情还很安详,像是正在做着某?#32622;?#26790;,就突然被人取走了性命。

    而凶手,却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

    将整个客栈探查了一遍之后,结合之前发现的尸体,周易发现了一个不知可不可以算是共同点的共同点——这些死的人之间,血脉之中很少有存在血缘关系。

    换而言之,也就是这些人之间大多出自不同的氏族,不是一家人。

    再结合之前,结合自?#25022;?#20803;武村的一些了解,周易隐隐间已经有了些猜测。

    快速的穿梭,将整个河西探查了一遍之后,周易一共发现了三百五十六具尸体。

    其中有七十多具是在民户中发现,其身份多是那家的女主人或者上门的女婿。

    而另外的二百多具,则都是外来路过元武村,在这里临时落脚的路人。

    这一发现,更是让周易对自己心中的猜测多了几分肯定。

    将河西探查了一遍,除了尸体之外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

    周?#23383;?#20102;皱眉,转身飞往了河东。

    身形在空中极掠,周易快速的抵达了河西与河东之前那条将村子一分为二的南北向长河。

    也没有寻找桥梁,身体之前从河面上横跨而过。

    当人出现在长河之上时,一个不稳,差点从空中坠落。

    连忙以灵识操控让自身退回。

    站在长河之畔,周?#23383;?#30473;看着前方无波无浪,连点点涟漪都不曾泛起的长河,忍不住陷入了思索。

    片刻,捡起一片干树?#26029;?#21069;方丢去。

    树叶受力,如利剑一般往对岸飞去,却在飞到长河之上的瞬间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直接坠落到了河面。

    而后...未曾受到半点的浮力支撑,树叶在与水面接触的瞬间没入河水,转瞬被河水?#28108;傘?br />
    没能荡起半片涟漪。

    “弱水?”

    眉?#26041;?#32039;地皱起,周易可以肯定,在之前几次他来的时候,这条河里的水绝对是普通的河水,而不是这‘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的弱水。

    “流沙河?”

    猜测了一个不靠谱的名字,周易摇了摇头,蹲下来捧起一碰水认真的研究了起来。

    结果发现...这弱水的出现似乎与这条河有?#20800;?#32780;?#28784;?#24369;水一离开这条南北向长河,就会瞬间化作普通的凡水,再没有半点弱水的特性。

    想了想,周易并没有傻乎乎的跳进河里去探查。

    一路南上,找到了一座跨河的长桥,?#25628;?#30528;长桥走到了河对面,并没有受到下方弱水的影响。

    过了河,周?#33258;?#27827;东一番探查。

    结果在河东同样发现了数百局具的尸体。

    这河西河东加起来,尸体的数量竟然超过了一千之多。

    而如此的杀戮,竟然没有掀起半点的波?#21073;?#27809;有闹出半点的动静。

    足以见得,这动手之人定然是修为高深之辈,在动手之时连?#20174;?#30340;时间都没给他们就取走了这些人的姓名。

    一个高手,而且是隐藏的极深的高手,竟然对这些普通人和一般的修士下手。

    无缘无?#21097;?#26222;通人?#36824;?#24847;去?#33125;切?#22763;,很少会?#33125;?#33267;修士的毒手。

    而既然这样的大修士选择了在这样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对这些人下手了,真相或许已经呼之欲出——?#27604;?#28781;口。

    在自己到来之前,在这元武村中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不能让外?#35828;?#30693;的事情。

    而在事情发生之时,这些人刚好在村?#23567;?br />
    所以?#36824;?#20182;们有没有见到,知不知道情况,都招来了杀身之祸,一个个在梦中惨死。

    元武村。

    突然出现的元姓的领头人。

    突?#25442;?#20316;弱水河的普通长河。

    对普通人?#27604;?#28781;口的行径。

    一系列的线索让周?#33258;?#21457;的好气,在自己到来之前,元武村到底发生了什么?

    死在这里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人,而那更多的人又都去了哪里?

    正想着,突然耳朵一动。

    猛然转头看向北方,周易口中一声冷呵。

    “什么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安徽快3(自由的百科)